飘天文学 www.piaotianwx.com,最快更新山海意难平最新章节!

    姜淑芝很淡定,说:“小琼,你是个聪明的,现在这种时候,最应该的是团结一致,而不是窝里斗,我知道你担心你的父母,可当下的情况,难不成你要让整个傅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陪着你沉沦么?你别忘了,你有两个儿子,除了傅延铭,你还有延峥。在事情不可挽回的情况下,我们要做的,当然是减小损失。”

    “你父母兄弟那边,只要是我有一点办法,我都不会放弃。你得相信我,现在这节骨眼,自家人打自家人,可不是理智的事儿。”

    这个台阶,汤琼自是要顺着下来,若是跟傅家闹翻,那这件事怕是得让她全家都覆灭。

    她坐下来,神色变得凄楚,说:“我爸已经打算明年退下来,什么都准备好了,临了却来了这样一出,这是要让他晚节不保啊。”

    她落下了眼泪,捶着胸口,“是我这个做女儿的不孝,给他惹的大麻烦。”

    姜淑芝:“大家都想想办法,眼下要如何才能将这件事的伤害降到最低。瞒是肯定瞒不过去了,一条人命,现在又被搬到网上,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是没办法挽回了。”

    话音落下,一时间没有人说话。

    傅延川说:“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坦诚,真诚才能打动人心,这件事已经严重影响了傅家的形象,若不能挽回民众的心,往后傅家在生意上恐怕会寸步难行,无论是哪一方面。”

    一时存在感很低的傅延峥,这时缓缓开了口,“我觉得大哥说的很对,确实应该要坦诚,要让人看到我们傅家的诚意。可三哥做的那些事儿,要真是全部公开坦诚,我恐怕我们不但不能得到大众原谅,还会引起强烈抵制。所以我认为,即便要坦诚,我们也该坦诚我们想要坦诚的,而有些事儿,还是需要隐藏或者改变。”

    “那段视频我看了好几遍,视频内不止有三哥一个人,那也就是说明,女孩子的死亡并不一定是三哥做的。我们该找律师回来,先把案子仔细研究透彻,舆论是对方打击我们傅家的工具,我们不能跟着舆论的方向走,那样我们就正中对方下怀了。”

    傅渺看了傅延川一眼,想了下,接话,“对啊,我看网上说那小姑娘品学兼优,是个清纯好女孩,看到这个我就觉得很假。一个好女孩,怎么会出现在娱乐场所?还是个学生。现在舆论一面倒,不过是因为她死的惨,视频里又没放出来那女孩子是怎么死的,说不定她是自己玩嗨了呢?”

    傅延峥点头,“我也是这个意思。”

    ……

    家庭会议散了之后,姜淑芝叫了傅勇毅一家去了书房深入谈这件事。

    傅勇辉叫住了傅延川,四下没人之际,他压着嗓子,道:“你说你这脑瓜子里在想什么?你妹妹都明白的事儿,你倒是不明白了?现在好了,让傅延峥出了风头。这小子平日里闷声不响,我还真是小瞧了他。”

    傅延川这会没什么精力说这些,神情淡淡。

    袁钰君说:“这本来就是他们自己惹出来的事儿,就该是他们自己解决。说真的,我还觉得冤呢,好端端的,咱们什么都没做,还得受牵连。那傅延铭做的是人做的事儿么?简直是畜牲不如。你等着好了,说不定之后还能挖出更猛的料。我倒是觉得延川的提议很好,就该坦诚,让傅延铭老老实实的把自己做过的事儿全部都交代干净。”

    “藏着掖着,到时候再被人抽丝剥茧查出来,才更糟糕。”

    傅延川说:“爸妈,我累了,我先回房休息了。”

    “去吧去吧,这事儿你就不用费神想了,做好自己该做的就行。”袁钰君摆摆手。

    傅延川离开,傅渺紧跟着追了出去。

    她一直跟到他房间。

    傅延川转身,“你要说什么?”

    “我的事儿,你跟别人说了没有?”

    她瞪大眼睛,直直看着他。

    “没有。”

    “真的没有?”

    他皱眉,“没有。”

    她点点头,过了一会之后,咬着牙说:“他们又来找我了。大哥,你得帮帮我。”

    “我说过让你报警。”

    “不,不是。”

    “除此之外,我没什么可以帮的,你可以去找奶奶。”

    他知道她想做什么,但以暴制暴这种事儿,他不会去做,“我劝你一句,别自以为聪明,到时候落得跟傅延铭一样的下场。”

    “我怎么样都落不到傅延铭的下场,我是个女人,我是受害者。报警,只不过是抓了那些替罪羔羊,我要做的是找到证据,将那个罪魁祸首找出来,然后让她绳之于法。”

    她定定看着傅延川,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说:“傅延川,亏得你还是我亲大哥,我发生了这样的事儿,你不主动帮我,我找你帮忙,你还一口回绝。你可真是让我心寒,在你的心里眼里,怕是只有林宛白一个人吧。”

    傅延川不想与她争辩,转身进了房间。

    傅渺却是不依不饶,跟着进去,“这次的事儿,你不想帮我也得帮我,奶奶现在的心思全在傅延铭的事情上,这件事我自己能够解决,都不麻烦她老人家出手。我刚回国,人脉方面还没完善。我不需要你做太多,我只是要把那些人一网打尽,全部都抓起来。这件事,应该不难吧?”

    傅延川脱了衣服,闷不吭声,自己做自己的事儿。

    傅渺气不过,过去一把夺下了他手里的衣服,“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他闭眼,吐了一口气,然后转头,一本正经的看着她,说:“傅渺,我再跟你说一次,你所谓的这一条人脉关系,我也没有。我做事向来堂堂正正,不搞这些乱七八糟的龌龊勾当,所以你找我帮忙我也真的是帮不上。还有,我还是劝你,让巡捕去处理这件事,如果你问心无愧的话。”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傅渺一愣。

    “没。”他拿衣服,傅渺不松手,两人争抢了一下,傅延川停手,“我累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现在是多事之秋。一言一行都要深思熟虑,走错一步,都容易被人捏住把柄。渺渺,其实你根本不需要那样急功近利,走慢一点没什么,没有人会说你半句不是。就算你止步不前,你也比其他人要优秀很多,我真的不明白你在执着什么。”

    “你不明白?我看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她狠狠将衣服摔在他的脸上,眼泪顷刻间落了下来,“如果有一天我被人毁掉,也有你的一份!”

    说完,她就跑出了房间,把房门摔的震天响。

    衣服落地,傅延川闭眼,好一会之后,才慢慢睁开眼睛,将衣服捡起来。

    过了一会,他还是跟了出去。

    归根结底,这还是他的妹妹,无论她做错了什么,都不应该遭受到这样的伤害。这件事他要是真的不管,她恐怕是要胡来,到时候就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

    两人回到房间,端正坐好。

    等傅渺停止了哭泣,傅延川给她倒了水,“你要让我帮忙可以,你不能有所隐瞒,要把你知道的一切一字不落的都告诉我,这样我才能够想到办法来帮你解决问题。”

    “你要是不说,那我就不帮。”

    傅渺抿着唇,吸了吸鼻子,“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这件事,是不是跟张丹妮有关系。”

    她咬了咬牙,“有关系。”

    他叹气,摇了摇头,“所以,其实是人家来报仇,那你为什么要说是小白?”

    她瞪他,“是她帮的忙,就是她在背后指使!他们是串通一气,本来就是想搞死我。亏得现在网上舆论的中心全部都在傅延铭这件事上,已经有时尚博主在内涵我抄袭了。林宛白已经开始出手了!”

    “那你是不是抄袭了?”

    傅渺看着他,嘴唇抿的更紧,眼里是怒。

    傅延川等了一会,再问:“是不是抄袭了?”

    她别开头,腰杆挺得笔直,说:“你不是知道么?为什么还要问。”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错了。小白给了你机会让你认错,悬崖勒马,但你没有做,你没有处理好这件事。你甚至还跟奶奶一块做了那么过分的事儿,把人家小姑娘搞成什么样了?就算你不想在公众面前承认自己抄袭,你也不该用这种方式。”

    傅渺蹭的站起来,“你现在是怎样,你是在教训我么?”

    “你难道不应该反省?”

    “我反省什么?这是奶奶做的,你要教训是不是也应该去教训奶奶啊。”她整个人发颤,“你,你是不是还打算让我去给人认错?去求求他们放过我?然后让我公开抄袭的事儿?给张丹妮出人头地的机会,是么?”

    傅延川:“这是最好的办法。”

    傅渺拿起杯子,冲着他的脸毫不犹豫的泼过去,大声吼叫,“他们强奸了你妹妹!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

    “那张丹妮呢?”

    她咬紧后槽牙,像是被逼急了,一脚踹在茶几上,并将茶几上的东西全数扫落,说:“那与我无关,那是奶奶的决定!我没想过要这样!为什么要怪我,为什么!”

    “我听说她是被人威胁,做过无数次,最后在出租房里做药流,差一点死了。人家好好一个小姑娘,沦落到这种地步,你主动道歉认错有什么?你若是早就认错,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儿。傅渺,你是自作自受,你明白么?你不能怪任何人,甚至你都不能责怪奶奶。是你去求助的奶奶,是你不想名声尽毁,贪图那一点风光。”

    傅延川的话被她一个耳光给打断。

    傅渺止住了哭泣,指着他的鼻子,说:“我真是信了你的邪,才会相信你真的是要帮我。你不帮我没关系,我还有后路。傅延川,我没你这种哥哥!”

    “傅渺!”

    “你给我闭嘴!”她愤愤然的看他一眼,“以后你都少管我的事儿,你少掺和,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你要还认我说你妹妹,不想逼死我的话,你就给我闭嘴!”

    说完,她转身便走了。

    傅延川心里也气,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傅渺的性格已经偏成这样了。

    ……

    外头闹的沸沸扬扬。

    女大学生的父母得知情况之后,到傅氏门口拉了横幅。有记者站在他们在这一边,专门帮助他们讨公道。

    这些人里面,自然掺和了不少激进人士,傅氏的员工几乎都不能正常上班。

    林宛白看着新闻直播,傅氏大门口被泼了红油漆,场面混乱不堪。

    林宛白说:“这怎么看着像是有组织的。”

    傅踽行拿了她的手机,把视频关掉,说:“这些事儿与我们无关,别看了。”

    “怎么会无关,你也姓傅。傅家的事儿,多少与你还是有些关系的。”

    “不是说好不再管?既然不管,我与傅家也就没什么关系,他们是好是坏,都与我无关。我现在只是担心爷爷的情况,他一直都没出现,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