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www.piaotianwx.com,最快更新伪钞者之末路最新章节!

    夏炎还赖在费泽雅家里。

    夏炎一边与费泽雅聊天,一边自斟自饮,费泽雅看他神色间已有醉意,就劝他说:“喝差不多了,打住吧。”

    “酒壮怂人胆。”

    “壮胆干什么?杀人放火?”

    “壮胆干这个!”夏炎边说边伸手抓住了费泽雅的手。费泽雅抬手想甩开:“你给我老实点!”

    夏炎没放手,反而抓得更紧了。他看着费泽雅说:“有些话,不喝酒我不敢说。”

    “你想说啥?”

    “我们走吧?”

    “去哪?”

    “我们换一个城市,离开这里!去南方!”

    费泽雅眼神看向别处,默不做声。

    “我有钱,可以买套房子!我可以打工养活你——”夏炎指了指费泽雅的肚子:“和TA。”

    “为什么要走?”

    “警察盯上我了——”

    “你做什么了?”

    夏炎松了手,垂着头看着地面,过了一会儿才开口:“我跟你说实话,我做伪钞了。”

    费泽雅从夏炎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依然不看夏炎。

    “以后我不干了,老老实实,重新做人!”夏炎很真诚地说。

    “不!”费泽雅摇头拒绝:“我不想跟你走!”

    夏炎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跟我走吧,我会对你好的!”

    “胡正浩就是因为伪钞被抓的!”

    “我说了我以后不干了!!!”

    “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和老胡家有任何关联!也不想让他和老胡家做的事有关联!”

    “如果你在这里,胡正熙总能找到你的!他甚至有可能抢走你的孩子!”夏炎用热切地眼神看着费泽雅:“跟我走吧!我们到一个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一架崭新的钢琴摆放在客厅一角。唐宋用一只手轻轻打开了钢琴盖板。他注视着光洁的琴键,手指在上面轻轻拂过。

    他的手指按下了一个琴键,雅马哈钢琴发出了悦耳的声音。

    敲门声响了,唐宋开门之后看到一位身材曼妙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站在门口。她不施粉黛,梳着简单的马尾,明眸皓齿。

    本来光线阴暗的楼道,因这女子的出现突然见变得春光明媚,甚至让唐宋觉得有些耀眼,他甚至忘了和对方打招呼。当他意识自己有些失态的时候,那女子已经笑盈盈地开口了。

    “你是唐……唐总?”

    唐宋连忙点头:“对!我姓唐。你是小李老师?”

    “李彤。”

    “请进请进,我闺女快放学了,马上就来,咱们稍等等她。”

    唐宋给李彤倒水,李彤道:“唐总……”

    “别这么生分!你是孩子的老师,可别这样称呼我。”

    “那好吧,”李彤改口道:“唐大哥,我的收费标准——琴行的赵老板跟你说过了吧?你会不会觉得太高?”

    “说过了说过了!一小时五百是吗?全离山最高的——但我觉得高不高要看你是什么水平,水平高收费高这才公平!钢琴演奏专业硕士——咱们全离山只有你一个,我觉得你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要不我先弹一曲您听听?”

    唐宋做了个有请的姿势,李彤来到钢琴前坐定,随手弹了几个键找了找音准,然后凝神静气,开始弹奏。

    李彤弹奏如行云流水,唐宋听得如醉如痴。

    下班以前,齐天把湘北小魏大军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趁你们几个都在办公室,有件事大家一起听听,分析分析——最近我们对江远的调查进展不大,他的口风也很严实。我这里刚听说他花五百万拍了一个什么四条屏……”齐天说。

    湘北猛然想起昨晚唐宋说过的话:

    “谁能想到呢?我姥爷留下的一个拓本字帖,很有些年头了,在我们地下室的一个纸箱子里放了N年,我都没打开过,这次搬家清理地下室,这个字帖里居然夹着四张画!

    “……我同学给我出了个注意,让我去拍卖!就在一场艺术品拍卖会上加了一个塞,没想到还真有人识货,比最早的出价高了好几倍!”

    “根据我们的了解,江远从来没有收藏画作的习惯,而且花了五百万拍下来的画就直接扔在他们财务部的保险柜,买回来以后连看都不看一眼……”齐天继续说着,而湘北却有些走神了。

    “湘北,湘北”齐天问,“你想什么呢?”

    湘北回过神来,连忙回应齐天:“刚才您说江远是花多少钱拍的?”

    “五百万。”

    小魏道:“这在咱们离山,是不是也是创了拍卖记录了?”

    大军说:“没听说离山还有出五百万买画的。”

    湘北突然想到了吴凤娇发给自己的微信截图,她掏出手机来,迅速找到那张图片:

    第一条:2016年12月26日 上午8:12 周洪波在我们手里,他已经承认是一切都是受你指使。你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准备好五百万!

    五百万,也是五百万!这里面难道有什么联系吗?

    湘北的嘴里不由得出了声:“五百万!”

    “湘北,你说什么?”齐天看着湘北:“你想到了什么?”

    湘北回过神来:“我……我……在想,为什么,也是五百万……”

    在刚才短短的一瞬间,湘北的脑子里已经闪过了千百副画面:

    警方查找黑蛇踪迹的时候,发现唐宋坐着夏炎的冷藏车出现在道路监控画面里;

    老虎台爆炸案,夏炎昏迷在车里,唐宋在现场看到夏炎时的表情;

    江边爆炸的商务车,唐宋被烧焦的发梢,寒山印社的起火迹象……

    湘北在费泽雅家拉开门,看到唐宋站在门口……

    夏炎在警方到处寻找费泽雅的时候带着费泽雅跑到唐宋家里……

    唐宋户口本上的曾用名江远……

    唐宋说家里的藏画拍卖了几百万!

    绑架周洪波的人发微信索还五百万!

    江远花五百万拍下了画作!

    黑蛇、郑贵才、崔成浩、胡正熙、江远、夏炎和唐宋之间似乎都有着必然的联系!

    湘北的眼神里,突然透出了一股恐惧,她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思考的结果让她感到害怕,她想停止思考,但是她的大脑却自动串联起了一个个案件的逻辑链条:

    难道是江远指使周洪波抢劫了唐宋的五百万?

    然后唐宋绑架了周洪波?

    江远迫于压力归还了五百万,那为什么要采取拍卖画作的形式?

    难道是为了——洗钱?

    ——让收钱的人可以正大光明地拥有这五百万!

    唐宋又为什么会有这五百万?他的钱是怎么来的?难道……

    湘北真的不敢想下去了,她看到自己裸露在衣袖外面的小臂上已经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而且,久久没有消退。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