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www.piaotianwx.com,最快更新山月不知心底事最新章节!

    感同身受

    “……世界上没有什么感同身受。你觉得自己的心肝都被撕得血淋淋的,肠子都被铰断了,其实别人一丁点都体会不到……”

    回到李村已经是第二天晚上,李二叔夫妇听说了向远腰不好,特意到村口去接她,向远谢了又谢。这些年,虽然在钱方面她没有少过向遥的,但也多亏了李二叔夫妇对向遥的照顾。

    其实在过去几年,向远基本上每个寒暑假都回家陪向遥住一段时间,不过向遥对她千里迢迢地赶回来总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不是怪声怪气地说“大忙人回家看我,真是受宠若惊”,就是说“你是怕我趁你不在,把这老房子烧了还是卖了”。

    向遥跟叶昀一样,十六岁,正值青春期。尽管向远自己好像没有经历过这一时期,但她可以理解向遥在这个时期的叛逆和别扭,所以通常不跟她计较。有时向遥过火了,她干脆就回去得少一些,眼不见心不烦,但向遥用的花的从来没有少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向遥打电话给她,除了要钱,就没有别的事情了。

    一路上,李二叔和李二婶担忧地说了不少关于向遥的事情,向远越听,脸色就越往下沉。

    回到家,门虚掩着,里面黑洞洞的,显然向遥不在家—正值周末,向遥晚上不住校,她明明知道向远这一天会回来。

    “这个向遥,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李二叔唠叨着,帮向远拉亮了灯,李二婶去给她整理被褥。向远舟车劳顿之下,即使一动不动,腰伤也是隐隐作痛。她挣扎着给两个老人家倒了水,还好水壶不是空的。坐了一会儿,还不见向遥回来,她便说服了二老先回家休息。二老离开之前,她悄悄地把一卷钱塞到李二叔手里,老人还想推辞,被向远制止了。这些年,她和向遥姐妹俩受李二叔一家照顾不少,她点滴都记得。

    李二叔夫妇离开之后,向远就一直坐在堂屋的方桌前等着向遥回来。家里的老爷钟敲了十二下,她才听到了门口的动静。从脚步声可以听出,向遥不是一个人。她听着门口的男女笑闹着道别,然后有一个脚步声走远,她就连打开门去看个究竟的力气也没有。

    向遥推门进来,看到坐在桌边的向远,笑容凝结在脸上,过了一会儿,才露出个小小的意外的表情,“啊,你回来了。对了,你说过的,我忘记了,怎么办?”

    向远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子,示意她坐过来,“忘记了当然不要紧,你只要告诉我,这么晚了,你从哪里回来。”

    “哦,跟几个朋友去村里的录像室看影碟。”向遥漫不经心地边说边倒水喝。

    “朋友?除了村里那几个二流子,还有谁会在那种地方混到半夜?”

    “随你怎么说。”

    “别人我管不着,可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你跟那些二流子有什么区别?”向远看着向遥那一身奇装异服,开始后悔自己管教这个妹妹太少。

    “你在管我吗?你现在终于想到管我了?我跟你说,我不用你管。”向遥远远地,挑衅地看着向远。

    向远并不生气,“不用我管?可以,从我不管你的下一分钟开始,你别再开口问我要一分钱,然后你再去试试,在你不偷不抢不卖的情况下,你能不能自食其力,又或者,你的‘朋友’会养活你。”

    她见向遥不说话,便继续说:“我也不想管你,可是你得管管自己,别闹出那些破事,让人把电话打到我那,我都替你脸红。向遥,你过来……我让你过来听见了没有!”

    她声音不算大,但向遥杯里的水溅出了几滴,迟疑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坐到向远的对面。

    “向遥,说实话,你是不是觉得我亏待了你?”向远看似心平气和地说。

    向遥还是不吭气。

    “你不说话?那我继续猜,你很缺钱用?”

    向遥的脸顿时刷白,有些慌张地摇头。向远冷冷地说:“你就缺那十块二十块零花钱?缺到要在学校宿舍偷的地步?你没有的话可以说一声啊,我哪次没有给你,啊?”她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把零钱,没头没脑地朝向遥脸上扔,“你说啊,你为什么要偷?你成绩不好,不爱念书,不思上进也就罢了,我没指望你什么,只求你踏踏实实做人。结果呢,你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在学校小偷小摸被老师告到我这里来,你究竟想干什么?你说啊,说话!”

    向遥缩了一下,然后咬咬牙,“我就是爱钱怎么样,你不也一样!”

    向远气得发抖,“至少我每一分钱都光明正大,你跟我比?”

    “我比不了你,连做你妹妹都不配。你什么都比我强,你做什么都是对的,我做什么都是错的。你从来就不喜欢我。”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你太不争气!”

    “在你心里面,除了你自己,还有谁是争气的?我、爸爸,我们在你眼里都是寄生虫,是多余的。对了,你最喜欢的是向迤,可是他死了,所以你更加恨我。你一定在想,那天死在潭里的那个人为什么不是我。”向遥忽然泪流满面。她是个漂亮的女孩,继承了父母五官的所有优点,向迤跟她长得很像,如果活到现在,应该也是个俊俏的小伙子。

    她的话逼得向远不得不又想起了弟弟在水里漂浮的身影,惨白的,肿胀的—向迤,她最贴心的小弟弟。向远觉得自己痛得没有办法呼吸,腰部,还有腰部更往上的地方。如果向迤还活着,她就不用因为世界上只剩向遥这仅有的一个亲人而不得不对她好—没错,她也想过,为什么死的那个人不是向遥。

    “你没资格跟我提向迤。”向远一字一顿地说。

    “我也不想提他,可我天天一闭上眼就看得见他。那天我只是跟他开个玩笑,装成溺水的样子喊救命。我怎么想得到他会真的跳下来?怎么想得到他的脚会抽筋?我想去救他,可是水忽然变得很冷,我很害怕,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沉下去,连伸出来的手都不见了。我们都吓呆了,邹昀也吓呆了,这主意原本也有他一份,看着向迤跳下水的时候他还在背后偷笑,可最后只会哭……向远,你以为向迤死了我不难过吗?他跟我从存在的那一秒就在一起,我愿意代他去死。我死了,他活了,你就高兴了,可是现在我没办法,没办法,你知道吗?”

    向远听得像出了神,向遥撕心裂肺的哭泣声仿佛跟她隔着一道看不见的墙,只有一些声音似远似近地透过来,“我心里也很痛,很痛,你知道吗?你知道痛吗……”

    痛吗?痛吗!

    她忽然起身给了向遥一个耳光,然后身边的一切才安静了下来。

    “你说你痛,问我知不知道。我告诉你,我不知道!就像这一巴掌打在你身上,你很痛吧,啧啧,半边脸都红了,可是我一点感觉都没有,真的,痛的只有你一个人而已。我就是要让你知道,世界上没有什么感同身受。你觉得自己的心肝都被撕得血淋淋的,肠子都被铰断了,其实别人一丁点都体会不到。别人看你表情恐怖,同情一会儿,接着该舒服还得舒服,该高兴还得高兴,因为你是你,我是我,他是他,我们的心、我们的肉长在各人自己身上,酸甜苦辣,自己尝的味道只有自己明白。别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别要求别人懂你的感受,叫得再大声也是白费工夫,不怪别人冷血,怪你自己没防备。”

    向远说完,向遥打了个寒战。她夺过向遥手里的杯子,用力摔在地上,清脆的破裂声在夜晚令人闻之惊心,向远的声音却平静无澜,“你再这样下去,就像这杯子一样,摔烂了,扫扫就该扔了,别人却都还是好好的。你最好记住我的话。”

    她朝房间走去,移动脚步的时候发现腰都直不起来。向遥动了动,像是想去扶她,却没敢走过去,只知道喃喃地问:“你腰怎么了?”

    向远冷笑了一声,“看见了吧,腰疼的是我,你会有感觉吗?”

    她走回自己的房间,这天晚上说了太多的话,有些话是早想说的,有些话是不该说的,可她都说了。说出来之后,她竟然感觉比之前任何一天都要轻松,那番话也许不止是对向遥一个人说的。

    关上门之前,她叫了一声仍在发呆的向遥,“把地板扫扫,收拾好东西,做好转学的准备。”

    叶骞泽教书育人的梦想最终也没能顺利实现,他拗不过父亲的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