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www.piaotianwx.com,最快更新穿成白月光替身后最新章节!

    乔晚差点没被这威压直接压吐血。

    趴在碎石堆里, 乔晚动了动手指。

    这段时间她身体已经强化了不少,但这威压就像巨石压住了四肢, 压得乔晚几乎动弹不得, 前段时间没日没夜的天雷锻体,简直就成了个笑话。

    比起四肢在这威压之下的威力, 更恐怖的是深入骨髓的畏惧和寒冷。

    从乔晚这儿看去, 只能看见男人一片袍角, 和袍角下的黑靴。

    乔晚的呼吸一下子变得很慢也很重。

    之前她不是没被凤妄言的威压压过, 但和面前这人相比, 才知道什么叫小巫见大巫。

    在绝对的威压之前, 连站起来都费力。

    乔晚一手扶住香案, 勉勉强强才站起身, 两条腿还是不受控制地打颤。

    不仅腿抖,牙关也忍不住的哆嗦。

    野庙外的狼嗥狐鸣,好像都在一瞬间停止了, 甚至连草叶间的虫鸣也没了声响。

    方圆数十里几乎陷入了一片沉重的死寂, 野庙里,安静地只能听见乔晚沉重的呼吸声,和血一滴滴落在地上的轻微声响。

    黑熊面朝着男人, 没出息地直接跪了下来, 缩成了黑色大毛团,抖得像筛糠。

    找到了?

    找到了什么?

    乔晚看向男人。

    妖皇伽婴好像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抬起眼皮冷冷地看了过来,冷笑了一声。

    “无耻鼠辈, 拿来。”

    乔晚喷出了一口血。

    被那威压压的。

    好端端地被人威压压着,被骂,擦了把唇角的血,乔晚有点儿茫然,不仅有点儿茫然,还有点儿委屈,更生出了点儿愤怒。

    这股威压太强横了,在这威压下,她这么多年的修行,好像一张纸,一戳就破,有种数年修行皆化为泡影的不甘。

    乔晚:“阁下这话什么意思?”

    伽婴好像被她的不识好歹给激怒了,身后妖气缭绕,目光凉薄如水。

    “将你所盗之物,拿来。”

    “当初既然敢偷,眼下为何却不敢认?”

    他目光看向的是……她脚边的雷盘?

    偷……

    乔晚一愣。

    眼前忽然浮现出冯岱那张温文尔雅的脸。

    “道友若能帮我找到我那储物袋,某必有重谢。”

    他重谢就是那雷盘。

    余三娘说,冯岱不建议她穿越妖族地盘南下。

    现在这架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乔晚心念一转,脑子里电光火石般地冒出一个念头。

    心里咯噔一声,像一盆冰水兜头浇了下来。

    被坑了。

    她被冯岱给坑了!!

    肯定是冯岱偷了妖皇的雷盘,结果发现拿着对自己没什么用处,还是个烫手山芋,干脆就把这个摊手山芋甩到了她脑袋上。

    他竟然敢偷妖皇的雷盘!!

    胸中气血翻涌,乔晚再次喷出一口老血。

    “咳咳咳!!”

    眼下破庙里只有她、妖皇伽婴和黑熊妖三个人。

    在这么恐怖的威压之下,乔晚没有打算和面前这尊修真界的煞神起冲突的意思。

    擦了把嘴角的血渍,乔晚尽量心平气和地行了一礼,“妖皇误会了,这雷盘是我偶然中所得,并非我偷的。”

    “请妖皇息怒,既然这雷盘是陛下的,我这就将雷盘物归原主。”

    男人:“这雷盘你从何处得来?”

    乔晚不假思索地回答:“从一个名叫冯岱的儒修手里。”

    既然冯岱坑了他,就别怪她干脆利落地卖了他。

    伽婴终于把目光放到了乔晚身上:“依你所言,他是儒修,要什么雷盘?”

    男人的眼幽深乌黑,就像一汪深不见底的寒潭,倒映不出一丝光亮。

    被男人看了一眼,乔晚浑身都毛了!

    乔晚:“这世上修士修炼的功法千奇百怪,这人虽然是儒修,偷了雷盘说不定另有用处。”

    乔晚自认为自己态度已经很到位,举动也十分恭敬有礼。

    但没想到,眼前的妖皇伽婴根本没打算放过她。

    伽婴:“筋脉破碎,你是想走体修的路子。”

    男人袍袖一卷,抬手就是一掌。

    “脏了雷盘,受死。”

    乔晚大感悲催。

    战斗狂魔诚不我欺!

    这他妈就是想找个人打架了吧?!

    野庙中的死寂转眼之间被打破!

    乔晚一个旋身,直接冲向了神像背后。

    男人脚步一点,紧蹑而上,一掌轰去了神像的右胁侍。

    看见修眉细眼的佛头被一掌轰成了渣,乔晚冷汗直流。

    这个时候妖皇伽婴已经追了上来。

    乔晚咬牙抡起金瓜,轰地一声打了过去。

    现在这个时候,不是他死就是她死。

    乔晚觉得,自己死的可能性大一点儿。

    男人没动自己手上的那把弯刀,反倒是运气于掌。

    妖气滔天而起,扭成了数条漆黑的龙影,直奔乔晚而去!

    眼看龙影咆哮着卷了过来,乔晚脚下一蹬,运动妙微步法,直接跳上了中间那一尊佛像的掌心,拍出“光照无间”!

    毕竟都要死了,捂不捂马甲根本就没意义。

    跳上佛像掌心,

    金色的佛光对上滔天的妖气,明显是妖气更胜一筹,黑龙怒吼,张嘴一咬,就把佛光吞了个一干二净。

    滔天龙气,直接掀翻了野庙屋顶。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