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www.piaotianwx.com,最快更新先锋最新章节!

    “还剩4个亿怎么办?看来要由我认领了,”方晟轻松地笑道,“身为班长,我也应该以身作则嘛,不能只看同志们冲锋陷阵对不对?接下来车秘书长以市委办文件做个关于开展招商引资活动的通知,认领金额嘛口头传达就行了,不必正式行文。但考核要求不打折扣,既然分配下去了就得按期按节点完成——120个亿不能都一窝蜂挤到年底,我认为7月底先得落实三分之一;10月底再做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一到年底压力就不大了。在市委层面各位常委是第一责任人,从市到县区到镇、社区再到村、村组,哪个环节掉链子我就找哪个环节算账……今天我把话讲清楚,在润泽,我一个都不熟,我不清楚谁跟谁有关系,谁在省里有人、京都有人,只要碰到我枪口上,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可能法外施恩!”

    会议室里静悄悄的,只有笔尖划动纸面的“唰唰”声。

    从修建高架到珑黄街改造两件事,常委们都看出来方晟是一旦下决心便无法改变其想法的人,上次任大伟旁敲侧击的两点要求,对方晟半点影响都没有。商会那么强势的地头蛇,被方晟一逼再逼,从被迫接受珑黄街改造,到同意拆围墙退地,再承担超支部分费用,不能不说方晟软硬兼施的厉害。

    方晟继续说:“关于120个亿的任务,我有三点要求,一是时间刚才已经明确了,按节点序时推进;二是质量,120亿必须是新增,不准给我在存量上做文章,有人肯定想,润泽境内那么多央企和跨国集团,随便找几家打打秋风就行了,我明确告诉你,已在润泽境内落户企业的新增资金不算!”

    王智勇和娄伯林对视一眼,暗自为刚才脱口而出的30亿而懊悔。他们就打的存量企业的如意算盘,不料转眼就被方晟堵住漏洞。

    “质量的另一点是不准改头换面玩花样,同一家企业先在外地注册公司,把润泽的流动资金抽过去算招商引资,这样一进一出也不叫新增资金,相信我,有办法甄别得出真假,最好别玩花样,不然下场要比完不成任务更惨!”方晟道,“第三是项目,要有实实在在的实体经营项目,做房地产、做空手套生意的我不欢迎,有人问120亿往哪里投?润泽很大,两条高架建成后到任意地点只要半小时,市郊有大片土地可以利用,我们的罗团区,我们的润松区,我们的泽乡区敞开怀抱欢迎投资者到来!”

    娄伯林实在忍不住了,道:“现有落户企业的潜力也很大,有必要调动其积极性,吸引他们增加投资……”

    “伯林市长的建议很好,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方晟笑道,“这就是接下来要讨论的议题,关于减轻企业负担增强企业活力,振兴润泽经济发展的问题。提到减负,核心只有四个字,降税减费!说到这儿伯林市长皱眉头了,是啊,税费关系到财政收入,一大家子人指望着发工资奖金还有数不过来的用钱的地方呢。可是呢,涸泽而渔的道理大家都懂的,你这边压得企业喘不过气来,没能力扩大规模、上新项目、技术改造,企业得不到发展,永远只能收这么税费;反之暂时牺牲一点眼前利益换取更大更长远的利益,何乐而不为?”

    娄伯林叹道:“财税收入指标是省里考核重点,比上年大幅降低是要问责的,到时不单我的责任,智勇市长也要被戒勉谈话。”

    王智勇也说:“作为地方正府的基石,财税收入下降会带来一系列负面影响,诸如民生支出减少、事业单位发不出奖金福利等等,到时工作更被动。”

    “困难只是暂时的,收入降下来也要保刚性支出,事关基层公务员和老百姓切身利益的一个不能少,”方晟道,“大家也不必谈虎谈变,把降税减费跟收入大幅下降划等号,一方面降税减费有个周期,是分阶段进行的,另一方面降税减费会带来投资增加,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再说了,如果因为降税减费而遭到省里问责,我会向省委相关领导说明情况,目标考核也要区分工作能力因素和政策调整因素嘛。”

    段勤摸着肚子笑呵呵说:“真要降税减费,方书记恐怕得跟省委通过气,为两位市长解除后顾之忧,不然问责到头上很难看的。”

    “是啊是啊。”王智勇应道。

    方晟道:“降税减费是大事,我和智勇市长肯定要专程跑一趟,但话又说回来,总担心挨批评,工作缚手缚脚不敢寻求突破,润泽怎么扭转当前不利局面?各位都知道一季度临州各项经济指标已全面超过润泽,省委倒没批评,为什么?手背手心都是肉,作为上级领导乐见各市区出现你追我赶的局面,但你自身不努力,不作为,省委总不能拿鞭子抽吧?有关部门要立即拿出降税减费方案,嗯,这两天辛苦一下,下周一下午通知大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先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岑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岑寨散人并收藏先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