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www.piaotianwx.com,最快更新先锋最新章节!

    长时间沉默,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自己身上时,方晟才慢吞吞道:“可以安排相对清闲的岗位。”

    “哪个单位?”阮先生大喜之后追问。

    “一家电子企业,产品远销二十多个国家,是领先国内行业至少十年的高科技企业。我跟那家厂的负责人熟,可以拜托人家帮你俩安排好一点的工种,两三年后提个小组长什么的,都不成问题。”

    “小组长拿多少钱?”这回轮到周先生感兴趣了。

    “每个月至少一万,奖金是普通工人的一点倍。”

    周先生和阮先生对视一眼,都走到牛女士站的角落,六个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坐在沙发里的于道明已想通方晟的策略,不由感叹他脑子灵活,当然手里资源丰富也是重要原因,不但堵死自己身份泄密的可能性,而且能紧紧盯住他们。

    隔了十多分钟,阮先生率先过来说:“赵局长,我们考虑好了,准备接受你的建议——放弃做公务员,我,还有小周去你所说的电子企业,只有一个条件,两年后要保证小周当小组长!”

    众目睽睽下方晟沉思片刻,道:“小组长算啥,到时一个电话的事儿。不过有两个问题要说清楚,第一,既然安排两人就业,那个补偿金就得降一点,四十万吧,除去刚才给的十万,一周之内我再给三十万……”

    “不行,补偿金一分钱都不能少!”周先生情绪又激动起来。

    阮先生抬手制止——此时他比周先生更想达成交易,略一迟疑道:“赵局长,我说过一码归一码,那笔钱是给小牛创业的,少了办不成事儿;至于两人就业,两个企业名额换一个公务员名额,老实说也不算怎么地,这样吧,大家各退半步,你再给五十万!”

    “四十万。”方晟道。

    于道明在旁边急不可耐,暗想为个十万八万的你跟人家较什么劲?不知道老子大半夜没睡,白天还有一大堆会议!

    “好好好,四十五万,你也别再还价了,谁都知道在省城稍微好点的门面一年房租就得二十万,”阮先生道,“还有什么问题?”

    方晟道:“那家电子企业在银山市红河经济开发区……”

    “红河是什么鬼地方?”周先生感觉到受骗了,恼怒地嚷道,“除了潇南我哪儿都不去。”

    阮先生到底年长几岁见识广些,严厉地瞪了他一眼,道:“要说红河也不算远,就在潇南与银山搭界的地方,唔,坐公交车恐怕得一个多小时……”

    “那家企业早晚都有班车接送,”方晟道,“如果觉得每天往返太辛苦,厂区有单身宿舍,食堂伙食也不错,五块钱四菜一汤。”

    “噢——”

    阮先生和周先生听了都觉得满意,脸色越来越缓和,阮先生又问:

    “这件事怎么落实?别把你俩一放走就翻脸不认账,刚刚我们拍了照片的,张扬出去大家脸面都不好看!”

    “等等。”

    方晟顺势走进卧室关好门,拨通芮芸的手机,简要道:“因为某个特殊原因,你得帮我接受两个工人,安排的岗位……不要太累,也不能太闲,最好从早到晚都得守在车间里接触不到外界,尤其不能让他们上网、看电视。”

    “好咧,我明白。”芮芸何等聪慧,当即听懂他的意思。

    “待会儿我让他俩直接跟你联系,下午就过去报到,明天上班。”

    “好。”

    “还有我姓赵,赵局长。”

    芮芸卟哧一笑。

    通完电话方晟打量卧室里的情况:床上被子凌乱不堪,地上还有只男袜子,一看便知是于道明仓惶留下的;到处都是各种奢侈品,香水、皮包、打火机、时装、皮带等等;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对正宗田黄石雕,随手一掂颇有份量,价值至少二三十万。

    阮先生这些人到底是社会低层次人群,放着田黄等宝贝不要,非斤斤计较八十万。若真把于道明这棵摇树伺候好了,数百万都不在话下。

    方晟感叹于道明已是难得清廉正派的官员,随便往屋里一拿就是几十万,可见官至省部级经济问题根本不是问题,而在于政治原则和方向。

    出了卧室,方晟把芮芸的手机号报给阮先生现在就联系。阮先生不敢怠慢,一头钻进卧室打电话,过了半晌满面喜欢出来。

    “怎么说?”周先生迫不及待问。

    “老板是个女的,叫我们下午到厂子报到,今天就算工资,明早六点四十到集合点等班车,正式上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先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岑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岑寨散人并收藏先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