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www.piaotianwx.com,最快更新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最新章节!

    医院。

    裴羡匆匆赶到的时候,就看到蒋书一脸无措的站在走廊中间,像是傻了一样呆呆的看向手术室。

    裴羡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手指握了下,务必让自己冷静下来。他道:“怎么会这样?”

    低沉的声音响起,蒋书像是被唤回了魂,茫然的眼睛看到裴羡便打了个激灵,一把抓住裴羡的手臂膝盖就弯了下来,站都站不住。

    “燕伶!燕伶快要死了!”

    蒋书崩溃的哭了出来。她见过那么多大风大浪,但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

    她看着一个个的毫无声息的人无力的被人抬出来,连一声呻吟都没有。

    惨淡的月光下,垂落的手指尖滴落着鲜血,救护车上的灯一晃一晃,至今在她的眼前还在晃着。

    她亲眼看着燕伶被抬着上了救护车,满身满脸的鲜血,空气里满是汽油味,还有焦糊的味道。

    上一秒,她分明还记得燕伶穿着洁白婚纱在那儿唱她的歌,她的脑子里也满满的都是她的歌声。

    五个人,每一个都在她面前闪过,蒋书完全弄不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燕伶也会撞车。

    她正在联系救护车的时候,燕伶就把车子开了出去。等到救护车赶来的时候,她又接到警方的电话,说燕伶出了重大交通事故。

    当时的蒋书整个人都懵了,急急的赶往事发点,她自己都不知道后来怎么就到了医院,怎么站在了这里。

    裴羡一听蒋书崩溃的哭喊声,脑子里顿时嗡的一声,不敢置信的看向里面。

    这不可能的!

    林斐然看了眼裴羡,低声道:“裴先生,燕小姐还在里面急救,蒋书只是吓到了。”

    裴羡稳了稳心神,看了眼倒在地上痛哭的蒋书,说道:“扶她休息去。”

    林斐然点了下头,弯腰把蒋书搀扶到了一边的休息椅上,蒋书哭哭啼啼的,对警方说着她知道的情况。

    她情绪激动,说起来颠三倒四的,但还是让人大概听明白了一些。

    交警队长对着裴羡道:“裴先生,你认识事故中的连姓一家人吗?”

    今晚两起重大交通事故,相距地点不远,急救车把人都集中送到了一家医院进行紧急救治,手术室都占满了。

    如今伤者都还在急救,没有人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警方刚从现场的证物中确认了伤者的身份。

    “从刚才蒋小姐的口供中,我们初步推断,商务车的车主,有可能挟持了那个小女孩,燕小姐赶去救人,发生了意外。”

    裴羡用最短的时间把思绪清理了一番,面色如凝了霜一般。他拿出手机道:“我先打个电话。”

    半个小时以后,乔影呆愣的走出电梯,身后乔深一脸沉色,看了一眼裴羡。

    乔影呆呆的看着手术室的方向,脸色如纸一般。

    她茫然的看了看裴羡,再转头看向手术室。

    她亲眼看着连良上了车,安全回去的,怎么会这样?

    连加实是几十年的老司机了,出租车公司的记录上,他没有出过一次交通事故,连闯红灯都没有过,怎么会发生交通意外?

    “这位小姐是……”警察看到一脸灰白的乔影,打量了她一眼。

    裴羡走过来,先稳住乔影说道:“你先别激动,还在急救中,会没事的。”

    乔影的脖子僵硬着,机器人一般的点了点头,木木呆呆的盯着手术室的方向,别的就没有一点回应了。

    傅寒川结束宴会,就得到了连家出了意外的事情。他带着苏湘匆匆赶过来,傅寒川责问保镖:“你们没有把连先生一家安全送回吗?”

    保镖也是无辜,说道:“我们已经把连先生送到漱金园了。”

    傅寒川眉头拧住,已经回到了漱金园,怎么还会出了车祸?

    不过,出事地点距离漱金园不远,说明连家人起码是在抵达小区以后再出来的。

    “傅先生,你们似乎知道一点情况?那位郑再又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挟持那个小女孩?”

    警方三连问,傅寒川脸色沉静,说道:“李队长,现在情况混乱,还等手术结束以后,再进行调查,你看这样如何?”

    警方往周围看了眼,护士进进出出,还有那么人在拦住媒体进来采访,确实够混乱,便同意了。

    傅寒川给裴羡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到僻静角落,乔深也走了过来。

    傅寒川道:“那个郑再,是张业亭的人?”

    “他指使的?”

    乔深抿着嘴唇,眉头皱紧了。乔影一直担心那边的人有可能趁着混乱对孩子下手,可谁都没有想到,他们会在演唱会之后。

    他道:“张业亭几天前去了美国,我打电话确认过,他并不知情。现在,他应该已经在返回的路上了。”

    乔深已经知道了张业亭跟郑再的竞争,也就是说,这很有可能,是郑再的单独行动。

    可他没有想到,他带走连良的时候,被燕伶看到了,把自己的命都搭了进去。

    傅寒川看了看裴羡,说道:“事情闹大了,这件事想捂也捂不住,你想想办法,让警方控制事态。”

    因为燕伶也牵扯其中,嗅到味道的媒体蜂拥而至,若深挖的话会很麻烦。

    裴家有官方背景,裴羡又掌控着媒体,他面色沉沉的道:“我知道怎么做。”说着,他远远的看了一眼乔影。

    他对着乔深道:“你在这边看着她,我去那边看看。”

    连家人的手术室在A区,燕伶跟郑再的使用了B区的。

    蒋书还在哭着,说燕伶准备去长白山旅行的事儿。裴羡走过去,沉声道:“她还说了什么别的没有?”

    蒋书摇头:“没有,我们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了一声巨响……”

    “早知道这样的话,我说什么都不会过去的……”

    蒋书后悔死了,一个劲儿的自责,林斐然忍不住呵了声道:“手术都还没结束,你哭什么哭,人都要被你哭死了!”

    林斐然小心看了眼裴羡,他要是再不制止的话,一会儿裴先生发火,就该把她丢出去了。

    林斐然头一次看到裴羡寒霜满面的样子,太阳穴两侧都鼓了起来,可见他正在极力的忍耐着。

    时间在焦急等待中过去,漆黑夜色变成了黛色,再渐渐泛青,最后亮出了鱼肚白。

    乔影的脑中一片空白,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乔深守在她身边,不时的看手术室的方向。

    护士进进出出,血浆都已经送进去了好几袋,没有人知道结果如何。

    终于,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一脸疲惫的走出来,乔影看到医生对着警方摇了摇头,她睁着茫然的眼看向乔深,张了张嘴唇,发现自己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她推了推乔深的手臂,吃力的道:“不……没有……还活着……”

    医生的神态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乔深的心也已经沉到了谷底,他的喉结翻滚了下,一脸痛色的看着乔影。

    不知道是在等待中已经麻木了,还是她的魂也被带走了,在看到乔深沉痛的眼神时,乔影并没有表现的太激动。

    她坐着,一点反应都没有了,好像就只是个木偶人一样继续的坐着,只有乔深知道,她的双手冰冷而僵硬,一点热乎气儿都没有。

    乔深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低哑的声音道:“连良还没出来……”

    又过了一个小时,所有的手术都结束了。

    连加实被肋骨戳穿了肺部,罗青脑颅损伤严重,两个都没有抢救过来。

    郑再的汽车爆炸了,他受到剧烈冲击,脾脏破裂,后背严重烧伤,暂时进了加护病房,能不能挺过24小时就看他的造化了。

    燕伶的情况跟郑再差不多,情况危急中。

    相比较下来,连良的情况算是最好的,只是骨折跟脑震荡。

    笼罩在上空的阴云终于沉沉的压了下来。

    乔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太平间,去看连加实夫妻最后一眼的。

    她噗通一下跪了下来,眼中却是一点泪水都流不出来。

    她望着覆盖上了白布的尸体,不敢上前掀开。

    乔深缓慢的走上前,掀开看了一眼,闭了闭眼睛,把白布郑重的盖了回去。

    乔影胃部扭曲着,想要吐却吐不出来,她僵硬的身体已经不能自控,全靠乔深的搀扶。

    当她站起的时候,最后的一点力气像是崩断了那根无形的弦,她眼前一黑,整个人瘫软了下来。

    紧跟过来的裴羡一把接住乔影,往住院部走去。

    这一天,没有人知道是怎么挺过去的,到处都是乱糟糟的。燕伶出车祸的事已经被媒体宣扬出去,都在聚焦着医院这边。蒋书在休息过后,马上又恢复了精明干练的经纪人模样,应对各方媒体还有粉丝的追问。

    傍晚的时候下起了大雪,纷飞的雪花像是要掩埋一切,一直没有停歇过。

    乔影昏昏沉沉,醒来了又昏睡过去,反反复复的,到了三天以后才终于有些清醒。

    她撇头看向窗外,雪花飞扬,窗台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

    她眨了眨眼睛,掀开被子,丧尸一样的走出病房……

    监护病房内。

    燕伶戴着氧气罩,浑身都插满了管子,由于后背的严重烫伤,她只能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一湖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湖深并收藏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