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www.piaotianwx.com,最快更新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最新章节!

    苏湘看了眼傅赢,就什么都明白了。

    她跟傅赢每天都会通电话,傅寒川所谓的听说,就是听傅赢说。

    此时,电梯打开,走出来很多人往对门走去,应该是走亲戚的。

    对门住着的是一对中年夫妻,邻居太太开门,看到苏湘这边,一边招呼着亲戚进去,顺便再往苏湘家看了一眼。

    苏湘看了看傅寒川,往后退了一步先让他们进来,然后对着邻居大方笑笑说声过年好就关上了门。

    这段时间,傅寒川常出现在这里,苏湘偶尔也会听到那些家庭妇女背地里的话,更有大胆热情的直接上来询问那个男人是不是她男友,苏湘一直是称朋友,大方应对。

    傅寒川来过苏湘这里几次,上次更是在这儿住了一晚,如今就更自在了,像是在自己家一样。

    他打开鞋柜拿了自己的拖鞋,换了鞋以后就拎着东西径直的走到厨房,从袋子里往外掏盒子。

    苏湘关上门进来,愣愣的看傅寒川在水龙头下洗手。

    她记得傅寒川第一次来这里时,捧着个大花盆还要问搁在哪里。

    她看了眼依然放在电视柜上的那盆蝴蝶兰。花已经谢了,叶子还是油绿的。

    傅赢小朋友手里也拎着一只袋子,很沉的样子。他扯了扯苏湘的衣角,苏湘回过神来,傅赢道:“给你。”

    他答应过的,回来带礼物给她。

    苏湘看外包装袋就知道里面是什么。傅赢却一定要她打开来看,苏湘便依言拆开看了。

    是贝壳堆彻起来的一栋小屋,傅赢弯腰双手撑在茶几上,对着苏湘笑,那缺了牙的笑显得稚气可爱。

    他指着贝壳小屋道:“这是我拆了二十个风铃做的。那些风铃太没有创意了。”

    傅赢的学校注重动手能力,小家伙看不上那边的东西,觉得够不上他送礼的要求就自己做了一个。

    贝壳小屋,以带花纹的大螺壳做墙体,白色的小贝壳做窗边还有门框,围墙是那种长柱形的贝壳。他还用椰子壳做了门,还有窗子,嵌在里面,可以用手推开。

    傅赢指着一一给苏湘介绍,然后道:“你喜欢吗?”

    对苏湘来说,儿子送什么她都喜欢,更不要说是他亲手做的。她用力点头,手指戳了戳那道灵活的门,道:“当然喜欢。”

    傅赢就说道:“等我以后有钱了,就买真的大房子给你。”

    他直起身体,炫耀似的瞥了一眼傅寒川。

    傅寒川一脸无语。

    他对着苏湘道:“出去买菜吗?”

    他从三亚带过来一些当地特色菜,但也不能靠这么几个菜当午饭吃。

    三人又换了鞋去菜市场。

    过年时候的菜市场更加热闹,东西南北的蔬菜水果,海陆空肉类全部都备上了,要什么有什么。哪怕接近中午,那里也有勤劳的小贩。

    不过这期间的东西都不便宜,海鲜翻了一倍。

    傅寒川付钱不手软,他现在很喜欢跟她一起逛市场。看她仔细挑菜,挑完了他就拎袋子付钱。

    到了水产市场的时候,那里都是水,鱼肚子里面的东西,还有鱼鳞看着脏兮兮的,傅寒川眉头也不皱一下。当活鱼吧嗒甩尾巴的时候,他就往苏湘旁边一站,给她挡下了。

    傅赢看了眼,心想:爸爸,你不要这么殷勤的。

    回去做饭的时候,傅寒川看苏湘做菜,在她旁边道:“明年过年就不用那边去了。”

    苏湘手指一顿,没说什么。

    吃过午饭以后,苏湘把沈老夫人给的红包还有黄玉交给傅赢。傅赢捏着温润的玉石,喜欢的不得了。

    傅寒川看着那块玉,想老太太那么大年纪了,心里就有些歉疚。他心里留了个念头。

    新年的最后几天,傅赢被傅寒川让人送到了吉隆坡,在那陪了老夫人几天,一直到过了元宵节才回来。这都是后来几天的事了。

    初四一早,苏湘带着早就准备好的过年礼,去了祁家给祁海鹏拜年。

    祁海鹏还是不明白她跟祁令扬是怎么分开的,可事已至此,他也不能强留,只是一直遗憾。

    他很喜欢苏湘,苏湘也说了,会继续把他当长辈,把珍珠当做自己的女儿,俩家的关系不会断。

    苏湘接着把老夫人给的玉也交给了珍珠,不过珍珠还小,怕她弄丢了,只让她戴一小会儿就让祁海鹏保管了。

    祁海鹏这种地位的,看过的珍宝无数,一看这玉就知道是好东西。那边老夫人把这么珍贵的玉给了珍珠,想来是把孩子当成了自己亲曾外孙的。

    祁海鹏心里感慨,叶家的人都很善良,苏明东真是造了大孽。

    他对苏湘道了谢,又说道:“也替我谢谢老夫人。”

    祁令扬也在祁家老宅,他搬了回来,与珍珠一起陪着祁老爷子,不再两头跑了。湘园跟古华路那边的房子都空在了那里,让家里佣人每隔两天过去打扫一下。

    祁令扬看到苏湘,淡淡的问候一句:“来了。”就像他简短了的新年祝福。

    他先与苏湘疏离了起来,保持了距离。

    苏湘离开祁家老宅的时候,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窒闷感。

    有一种感情,叫相对无言。苏湘与祁令扬之间一直平淡,但也默契,如今又默契的沉默了。

    他们要再坦然面对彼此,需要很多年以后了。

    祁令扬站在老宅的三楼,看着苏湘离开院子,上车。她的车在马路上行驶,然后消失到看不见。

    闵悦真曾经问他,为什么不再把苏湘追回来,三年前,他可以抛下一切追过去,为什么现在不能够。

    她不懂苏湘,也不了解他曾经的卑劣。

    祁令扬永远是最懂苏湘的人,他说过要给她幸福,现在不能给她了,也不会再打扰她的生活。

    不想她痛苦难受,就是他能够给她的最后的幸福,哪怕只是一点点。

    这个年,大家都过得忙碌热闹,傅家老宅的傅正南对着一室的清冷,坐在书房喝了一口清茶,手指夹着一根烟。

    傅寒川从三亚回来以后,只带着傅赢来这里走了一遭,饭都没吃就离开了,父子俩都没什么话说。

    傅寒川出门的时候,问傅正南道:“你后悔了吗?”

    傅正南以前威严孤傲,那么多人围着他,巴结他。他过年时,几乎很少在家,外面那么多的应酬在等着他,可当他不再是傅家的掌位者,不再是商会主席,他就只是一个有钱人。

    他在亲情方面几乎没有,爱情也早早的葬送了,他一无所有,权力,家庭,爱人,朋友,都离他而去。他成了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

    “哎……”

    随着一声沉沉的叹息,傅正南将烟摁灭在了烟灰缸,缓缓起身离开了书房。

    书房里,只剩下了那一盏凉透了的清茶。

    ……

    过了初八,又开始忙碌起来了。

    苏湘刚开完了会议,欧洋进来,交给了她一只牛皮纸袋的文件。

    苏湘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谁送过来的?”

    欧洋道:“是宴先生。”

    苏湘想到宴孤前几天送她回来时,提到了慈善晚会的事,心里就大概有数了。她对着欧洋道:“你先出去吧。”

    欧洋点了下头便出去了,顺便把门带上了。

    苏湘拆开牛皮纸袋,里面只有两张纸,是关于那个周老板,还有庞夫人的个人资料。

    宴家虽然是这几年才来到北城的,但他们却有着最隐秘而庞大的情报网,不然也不会在短短几年里就跻身金字塔尖了。

    苏湘一看这两人的资料,眉头就皱了起来,越往下看,心里就越惊。

    原来扶蕊基金成立时……

    苏湘看完了资料,就把文件收起来,锁在了保险柜里。

    她坐在椅子上,脑子里又过了一遍。

    那些人背后攻击苏湘,想趁她在基金会还没站稳脚跟的时候将她拉下来,这个目的她是猜到了的,可那些人居然为了钱这么没有底线,让她愤怒。

    苏湘压了压愤怒,继续工作,同时心里想,她记下了,她会把那些蛀虫都给揪出来的。

    午饭的时候,莫非同过来了,他往她休息室一坐,说道:“听说你跟傅少一起过年了?”

    苏湘纠正他:“还有傅赢在的。”

    她让傅寒川带走了傅赢去陪卓雅夫人过年,回来后让傅赢陪她吃饭也是应该的吧。

    莫非同摸了摸鼻子,决定还是不要乱说话,免得把傅寒川好不容易养起来的小草一脚踩死了。

    傅寒川跟苏湘之间的感情土壤贫瘠,可不是在小心翼翼的养棵还魂草吗?

    莫非同春节时,为了避免他家的战火,跑到国外躲清静去了,这会儿才刚回来,把再国外买的礼物送过来了。

    他在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了一只女士手表:“今年的新款,限量的。”

    对送给妹妹的礼物,他肯定不会手软的。

    苏湘也不客气,从盒子里直接掏出了戴在了手腕上,左右看了看,莫非同半边屁股搭在她的办公桌上,从她的笔筒抽了一根尺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膝盖,看她在那里左看右看。

    他翘着嘴唇道:“好看吧?”

    苏湘平时不戴手表,她也没有戴珠宝首饰的习惯,只有在参加宴会时才会戴一下,不过这支表戴着,还真的挺好看,很衬她的手。

    “谢谢。”她扬开笑容,“我还以为你会直接给我发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一湖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湖深并收藏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