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www.piaotianwx.com,最快更新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每十年一次的水灵节, 天之河的结界打开后,总会吸引无数的修炼者前往天之河。

    如同白璃域的白璃山, 被称为白璃域中衔接天与地之间的擎天之柱, 地位特殊,天之河在水灵域中的地位也同样特殊, 算是水灵域的支柱。

    天之河中有丰富的修炼资源, 是陆地所不能比的, 是以每一次水灵节, 修炼者们都会特地来到天之河, 不仅仅为参观天之河, 同样也为天之河中丰富的修炼资源而来。

    今年的水灵节, 眼看已经过了一大半时间, 天之河的结界即将关上。

    来到天之河的修炼者们在心里算着时间,除了拜访天之河中有身份的贵族外,也想多走几个水中城, 争取和天之河的贵族更多的合作, 十分忙碌。

    这一日,天之河中依然迎来无数的修炼者,天之河通往河边之城的水路畅通无阻, 容貌昳丽、身姿纤弱的半妖们尽职地为到来的修炼者们引路。

    然而, 就在突然之间,天之河中的所有生灵都感觉到天地一阵颤抖,随之而来是一道不知从何而来的爆炸声响起。

    声音之响亮,仿佛有水的地方都能听见。

    伴随着爆炸而来的是一道仿佛欲要荡平一切的水波。

    所有被这道水波冲扫中的修炼者, 身体不受控制地往旁歪倒,水波过处,那些水中的游鱼及生灵,逃避不及,皆被冲击得肚皮翻起,沉到水底,七晕八素。

    瞬间,便多了一群翻肚皮的水中生物,从修炼者面前的河水中飘过,场面颇为壮观。

    京藏城里,正在宴请客人的京藏神色凛然,倏地站起身,大喝一声:“发生何事?”

    一个妖修跌跌撞撞地跑进来,惊恐地道:“京藏大人,不好了,项滦水域那边不知为何,突然有地底气浪冲起,据闻附近的项滦城已经在气浪的冲击中被毁……”

    “什么?”京藏拧起眉,一脸不可思议,“项滦水域一带?怎么可能?那里为何会有地底气浪?”

    来报的妖修对此是一无知所,讷讷地说不出来。

    京藏双眸一利,顾不得宴会上的其他人,袖袍一甩,飞身掠出去。

    “京藏大人,等等……”

    一群修炼者赶紧跟着出去,只是他们的速度如何快得上化神境的修炼者,等他们跑出去时,已经看不到京藏尊者的身影。

    众人无法,只能朝着项滦水域所在方向而去。

    他们虽然不知道天之河发生什么事,但刚才那导致天之河为之一颤的爆炸却是清晰可闻。天之河在水灵域中的地位如同水灵域的镇域之宝,且有结界护着,纵使水灵域的大陆出事,也牵连不到天之河才对。

    如果连天之河都出事,那可是大事。

    水婷带着两个汲水城的圣帝境修炼者跟着众人一起朝项滦水域赶,心里却无端地生起几分不好的预感。

    【丘相,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水婷给汲水城的同伴传音,声音有些发紧。

    丘相的神色也有些不太好,他是当日水婷同玄影兽战斗时给她传音、让她放弃继续战斗的那名修炼者,同时也是一个性格极为谨慎的人。

    水婷和丘相自幼相识,两人可谓是亲如兄妹。

    也因为如此,水婷机缘巧合之下成为汲水城的城主后,请丘相过来坐镇汲水城,丘相不仅毫不犹豫地答应,并帮着劝说一个圣帝境的修炼者一同坐镇汲水城。

    两人情份不一般,每当出什么事时,水婷有什么事也习惯找他。

    此次他们来天之河的京藏城,除了来参加镇河尊者举办的宴会外,也有想将当日那群外来修炼者之事同化神尊者禀明之意。

    只是他们还来不及说,就发生这事。

    自从那日,水婷在那外来妖修的手中落败后,听到丘相解释,知道水灵域可能来了高阶的修炼者后,她心里就一直十分担心。

    不仅要担心傻女儿惹到不该惹的人,也担心对方对汲水城不利,甚至对水灵域不利。

    水灵域没有域主,修为最强的是天之河的四位镇河尊者,在这方面,就弱于那些拥有域主的区域。水灵域不是不想统一,选出个域主来顶事,但若修炼者的修为不够,想竞争这域主也得不到整个水灵域的承认,更何况是让大荒十域的域主承认。

    没有域主的地方,总不如那些有域主的强,人心要统一。

    水婷是水灵域的修炼者,纵使她有私心,她仍是希望水灵域好的。

    这也是为何当日她得知那群外来修炼者中有高阶修炼者时,干脆利落地离开的原因。纵使汲水城因此丢了脸,也好过给水灵域惹来麻烦。

    丘相心里也有种不妙的预感,但他知道最近水婷的压力极重,不好再增加她压力,冷静地道:【城主,刚才的动静太大,我觉得应该和人为无关,你不用过于担心。】

    【是么?】水婷也暗暗说服自己,轻叹道:【或许是我最近自己吓自己。对了,你可知定波大人几时出关?】

    【我得到定波城那边的消息,等水灵节过后,他就会出关。】丘相说到这里,想到留在定波城中等定波大人出关的水灵彤,心里轻叹一声,劝道:【城主,灵彤这个亏是要吃定了,你届时最好别让定波大人出手。】

    水婷抿紧嘴唇,没有说话。

    丘相如何不知她的意思,虽然当日被他劝服,但她心里却是不服气的。作为一城之主,背后还有化神尊者撑腰,让她咽下这口气,怎么可能?

    一路疾行,等他们抵达项滦水域时,远远地就见到那冲天而起的气浪,气浪翻搅着周围的河水,使得原本清澈的河水变得浑浊不堪。

    不用离开天之河,他们也能想像天之河外的情况,定然是水浪冲天,波涛汹涌,两岸的大陆只怕受灾不少。

    感觉到那气浪带来的压力,众人只能在一个距离前停下来,远远地看着。

    “咦,京藏大人呢?”有修炼者忍不住问。

    其他修炼者往周围看了看,并未发现京藏的身影,皆有些奇怪,目光望向不远处的那群修炼者,正是项渠城的修炼者。

    在项渠城被气浪冲毁时,项渠城中的修炼者便从项渠城冲出来,幸好天之河的水中城一般都有结界笼罩,气浪冲击时,结界抵挡了一部份的威力,没有造成什么伤亡情况,就是那些看着柔弱的半妖,也平平安安地逃出来。

    只是半妖们看起来好像吓坏了,瑟缩在远处的一片树林中,紧紧地抱着那些扎根在河底的树木,不敢靠近,生怕被气浪翻搅带来的威力卷进去。

    很快的,他们就见到项渠城的城主——程归。

    程归体型健硕高大,站在那里,就像一座小山似的,比周围的妖修都要高出大一截。

    此时他一脸寒霜地看着气浪冲天的地方,似乎极为生气。

    他身边一名星灵境的修炼者正低声和他禀报什么,听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