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www.piaotianwx.com,最快更新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阿炤!”

    楚灼又惊又喜地叫一声,下意识地就要扑过去,然而她的动作突然一顿,脸上的喜悦微微一敛。

    床上的小妖兽抖抖耳朵,像以往那般,跳到她的肩膀,用毛脸蹭蹭她的脸庞。

    柔软的触感在脸颊拂过,楚灼整颗心都软成一团,哪里还管其他,将他从肩膀上抱下来,然后放到床上,就趴在那里笑眯眯地看他。

    小妖兽再次揣起双爪,一双眼睛瞪得圆乎乎的,格外可爱。

    楚灼伸手摸摸他的脑袋,问道:“你怎么变成这样子?难道……”想到一觉醒来,不仅换了个地方,连人也变成小妖兽的模样,楚灼忍不住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明明是只神兽,怎么却变成小妖兽?

    【无碍,力量暂时用尽。】

    一道低沉的声音在识海响起,楚灼愣了下,吃惊地瞪大眼睛。尔后才忆起,阿炤既然已经化形,自然能给她传音,交流也没有问题。

    封炤继续道:【并非故意骗你,以前体内有道封印,将我的力量压制,只能像未化形的妖兽那般,有诸多限制。】

    楚灼听罢,心情又有些复杂。

    她捡到阿炤时,一直以为它只是一只开智的小妖兽,上辈子直到死时,她都不知道阿炤是神兽。这也和它现在的模样有关,它身上的气息,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只妖兽,没有一丝神兽的气息。

    未化形的妖兽,是无法和人类正常交流,化形后,方才没那种阻碍,可以私下传音。

    因体内的封印之故,封炤一直只能像只小妖兽般示于人。

    “那你体内的封印……”楚灼有些犹豫。

    【回到大荒界后,我曾回白璃山顶取回一部份力量,已经解除封印。】

    楚灼哦一声,瞅着它,既然已经解除封印,为何还要变成小妖兽的模样,难道真是力量耗尽,暂时要维持这模样?

    楚灼虽然想问,但某只兽似乎并不想再纠结这问题,伸出一只毛茸茸的爪子,在她搁放在床上的手背上一按,漂亮的异瞳眨也不眨地盯着她,见她神色变得温柔,眼里滑过几许幽光。

    【这里是时间海,我们已经离开遗迹。】

    楚灼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忙不迭地问:“怎么突然出来?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

    封炤嗯一声,小爪子依然没移开,一边若有似无地按着她的手,一边说:【那片荒古遗迹诞生的凶兽实力强悍,并非只有一只,只好让他们先撤离。】

    楚灼没有怀疑他的话,只有经历过,才知道荒古遗迹有多可怕,纵使是圣帝境,也可能会陨落其中,若是惜命的,自要趁早离开。

    楚灼又和他说了会儿话,很快就知道遗迹里的大概情况。

    在她进入宫殿里休息后,封炤就去处理遗迹的事,察觉到遗迹的危险时,和乌主商量尽快离开遗迹,以免徒增伤亡。封炤倒是不在意其他修炼者,但白璃山的修炼者却不能留在遗迹里,长乘和朱厌他们听自家老大的话,很快就决定跟着老大离开。

    最后一群人达成统一后,封炤撕裂空间,将一群人带离遗迹。

    这也是为何楚灼一觉醒来,发现换地方的原因。

    封炤嫌麻烦,懒得去寻找什么出口,凭自己的力量撕裂空间,将人带出去。

    楚灼忍不住瞅一眼双爪子揣在那里,一脸萌萌哒的小毛团,心中翻滚不休。

    只有神皇境的修炼者才能撕裂空间。

    白璃域之主原来是神皇境,怨不得他凶名赫赫,搞天搞地搞大荒,依然活得好好的。

    她当初竟然将一个神皇境的神兽当成小妖兽捡回去,并且得到它的亲睐,受它庇护。如果没有上辈子的事情,楚灼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人生赢家,谁能有她幸运?

    万俟天奇都没她幸运!

    半晌,她将情绪压下来,问道:“现下我们去何处?”

    【自然是回白璃山,你不想见老二他们?】封炤询问,心里却琢磨着,白璃山是他的地盘,先将人拐回去,其他的以后再说。

    楚灼点头,“当然想,那就回。”脸上终于露出笑影,忍不住高兴起来。

    楚灼趴在床上,和小毛团的封炤说了很久的话,大概是对着熟悉的小妖兽,即便知道它其实是他,依然会忍不住仍将他当成曾经那个信任的小伙伴。

    楚灼知道自己有些移情作用,但此时她并不想再计较那么多。

    计较太多,反而容易疲惫。

    【你要不要到外面看看?】封炤又问。

    楚灼先是迟疑,见他一片好心,朝他微微一笑,说道:“也好,我来到时间海后,还没怎么仔细察看过时间海。”

    听到这话,封炤可心疼了,不用问也能知道她在时间海的情况。

    因什么都不知道,定是每日担惊受怕,又因修为低,只能托庇于乌主,躲在乌主船上的第五层,以免和其他修炼者过多接触,给自己带来危险。

    她素来是个喜欢多思多虑的,十分好强,纵使乌主救了她,将她留在第五层,只怕也会怀疑乌主别有目的,甚至在遇到危险时,并不认为乌主会继续庇护。修为越低,越容易在时间海陨落,她也担心自己无法平安地离开时间海……

    真是越想越心疼,封炤跳到她的肩膀,如同往常,尾巴扫扫她的脖子安慰,又用自己的毛脸蹭蹭她,说道:【你不用担心,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谁敢欺负他的小姑娘,挠死他!

    楚灼抿嘴一笑,没有怀疑他的话,只是想到魅媿,心里又有些不安。

    她从床上起来,打量一眼休息的房间,发现房间里的装饰和乌主船上的那间房有过之无不及,放眼望去,无不是精品,地上铺着的是柔软的凶兽皮毛,甚至能从那残留的气息中感觉到它的危险,却被人毫不客气地用来铺地板。

    果然很有阿炤的行事风格。

    楚灼打开门走出去。

    刚出门,就看到远处飘荡着薄雾的时间海,此时已经是将暮未暮之时,时间海平静的水面没有一丝波澜,雾气腾升中,仿佛有什么妖魔鬼怪隐藏其中。

    她的目光转了转,很快就发现周围还有许多船,有大有小,最大的那艘,赫然是乌主的船。

    楚灼想到在封炤的空间里时,封炤和乌主说的话,乌主身上有个雉邪,他无法将之驱动除,可能要寻找封炤帮忙,封炤没有说要帮他,但也没有拒绝。

    她的视线往下,很快就看到站在船头上的长乘和朱厌等人,其中还有一个穿着金色衣裙、胸大细腰长腿的美女。楚灼的瞳孔微缩,认出这金色衣裙的美女正是金乌,上辈子她是见过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与天同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与天同兽最新章节